山东兖州创佳玻璃纤维制品有限公司-

繁体版 简体版
山东兖州创佳玻璃纤维制品有限公司- > 88下载 客户端 > 诸天第一剑

诸天第一剑

山东兖州创佳玻璃纤维制品有限公司-提供了小说《88下载 客户端》88下载 客户端为小说爱好者提供最多最全的各类免费小说数万本。88下载 客户端包括言情小说,穿越小说,玄幻小说,校园小说,都市小说,武侠小说,网游小说推荐,排行榜等等。

缜云监狱坐落在华夏国西南边境,这个监狱的名字或许不是那么如雷贯耳,但这个监狱的重量,却丝毫不弱于京城的秦城监狱。在秦城监狱里,关押的或许都是巨贪与巨富,服刑前没有足够高的地位无法走进那座监狱。而缜云监狱与秦城监狱有着异曲同工之妙,这座监狱里关押的清一色都是极度重犯,随便拖出一个人来,身上至少都背负着几条人命,要么就是常年游走在几国国界边境上的毒枭与军火贩子。总之一句话,能住进这里的,没有一个不是穷凶恶极的重犯要犯,而且不是被叛了终身监禁就是被判死刑。就是这么一座坐落在西南荒凉区域且充满了煞气的监狱,今天来了几个本不应该出现在这里的人。一辆挂着军区牌照的军用越野车急停在监狱正门之外,下来两个人,分别是一男一女。他们这个组合,别说是在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即便是丢在热闹繁华的大都市,也极其吸人眼球。只见那男人穿着一身笔挺的军装,肩膀上扛着一颗闪闪发亮的将星,看他的年纪,约莫才四十岁左右的样子,竟已是少将军衔。而那女的,美丽无双、明媚动人,在一袭职业套装的包裹下,身段更是婀娜万千,绝对属于那种能让这座监狱内的牲口引起动乱的祸水级别。他们一下车,就跟着早就候在监狱门口等候多时的监狱长走进了这座令人闻风丧胆的重镇监狱。他们行色冲冲,脸上都挂着焦急与不安,特别是那妙美女子,一双好看的柳叶眉始终紧紧皱着,有很重的心事。“监狱长,人在哪里?”少将神情严肃的问道,三人步伐很快,不一会儿就来到了监狱长的办公室。“我已经差人去请了,很快就到。”监狱长说道。“请?监狱长,你确定是去请,而不是去提审?”貌美女子眉头一挑。听到这略带讥讽的话,监狱长也是笑笑,独自坐在窗口抽烟,也不愿意去多做解释,他们今天要见的这个人,没有人比他这个监狱长还了解,那个人曾经的辉煌与经历,足以称之为一声传奇。他也从来没把那个人当做是一个重刑犯。“婉玥,见到那个人后,务必收起你的轻视。”少将军衔的中年男子皱眉提醒一声。“刘叔叔,那个人真的能够救出我父亲?”苏婉玥有些质疑的问道,连南都军区的一支王牌精锐特总小队都铩羽而归,她不相信凭借一个人的力量就能扭转乾坤,而且更荒唐的是,这个人还是缜云监狱被判了终身监禁的重刑犯。若不是对那位身为南都军区参谋长的赵爷爷有所信任,她都想掉头离开。“在整个西南地区,如果连陈六合都做不到,那么我们就要做好最坏的打算了。”少将说道。闻言,苏婉玥肩膀一颤,道:“刘叔叔,这关乎到我父亲的生死存亡,不能儿戏。”少将想了想,看着苏婉玥,神情无比肃穆的说道:“婉玥,以你们家绿源集团的地位,我相信你也应该知道一些被封锁的信息,一年前,那次轰动国际性的巨大外交事件,你听说过吧?”“我知道,某国皇室神社一夜之间血流成河,死伤三十八人。”苏婉玥说完,神情一震,瞪着眼睛有些不敢置信。少将点头:“你猜的没错,这件事情就是陈六合做的,要不是因为这件事情的影响力太大,陈六合这个被上面多次称为国之重器的人也不会落到锒铛入狱的下场。”“你知道当初有多少人联名保他没保下来吗?陈六合是谁?军中的骄傲,真正的国之重器,一个在和平年代立下过赫赫战功的人,时至如今,军中都有着不少属于他的传说,他的能力毋庸置疑,如果这次事情他都不能摆平,那么在眼前的形势下,就真的没人能够摆平了。”少将斩钉截铁的说道。“那他怎么会在这里服刑?我一直以为这个人应该会在秦城。”苏婉玥讶然,一年前的那件事情她道听途说过,那是轰动性的大事件。“秦城?”少将轻笑了一声,意味深长道:“京城有多少人不敢让他去秦城啊......”没等苏婉玥去琢磨这句信息量无比庞大的话,办公室的大门忽然被推开,映入眼帘的,赫然是一个身材高挑挺拔的青年。青年穿着囚服,留着一头短寸,看上去也就二十四五岁的样子,并不是非常英俊,但那如刀刻般的五官却是异常硬朗。“你就是陈六合?”看着青年,苏婉玥问道,说实话,看到陈六合本人,苏婉玥有些失望,因为从陈六合的身上她没感受到任何军人该有的铮铮铁血,反倒有一股子生无可恋随遇而安的懒散气,她很难把这么一个散漫的囚徒想的有多么伟岸。“呵,稀客啊,还来了位少将?”陈六合随意的扫视了一眼,眼神都没在苏婉玥这个足以让他打九十分以上的惊艳美女身上过多停留,便很自来熟的绕到监狱长的办公椅上坐下,操起桌上的香烟就点了一根,开始吞云吐雾。按理说,严明规定,这里的服刑犯都必须要带着手铐脚铐,然而陈六合却是个异类,他从来不需要带那些东西,因为很多人也知道,那玩意对他来说压根没用,只是个摆设。若是他当真有异心,这个世界上没有任何一座监狱能拦得住他!“长话短说,陈六合,这次我们遇到了一件非常棘手的紧急事件,想要请你出山。”少将站起身,开门见山的说道。陈六合吐出一个烟圈,眼神在苏婉玥那曼妙的身姿上来回打量了一眼,才漫不经心的说道:“你一个少将请我帮忙?我没听错吧?不知道我现在是服刑犯吗?如果是为了这件事情而来,那么你们可以回去了,我没兴趣也没时间。”少将并不气馁,他盯着陈六合道:“这件事情事关重大,只有你出山,才能完成这项几乎不可能完成的任务。”顿了顿,少将双手撑着桌子,上身前倾,一字一顿道:“有国外佣兵入侵我国领土,完成了恐怖活动后还想离开,你也曾经身为一个军人,最优秀的军人,难道这短短的一年监狱生活,把你身上的军人血性都磨灭了吗?”“外敌入侵?”陈六合抬了抬眼皮,道:“这好办,直接调动强劲火力,乱炮轰死不就完了?”“如果有这么简单我们就不会来找你了。”少将叹口气,指了指苏婉玥道:“这位是绿源集团董事长苏伟业的独女苏婉玥,这次那些佣兵来华夏就是为了挟持苏伟业,而苏伟业的手中掌控了一些重要的商业机密与技术,我们坚决不能让苏伟业被劫持出境,让国外势力得逞。”“现在,苏伟业已经在那只佣兵小队的手中,他们此刻正在西南边境,随时可能出境,到时候损失的可不是仅仅具有巨大商业价值的机密,更是我华夏国的颜面!”少将掷地有声。闻言,陈六合才恍然的点点头:“原来是在杀人的同时还要救人,这个难度系数不小啊,难怪你们会找上我。”“对方来头不简单吧?”陈六合问道。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